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|
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杜牧:家里有矿,心头也慌

2018年11月30日 22:01 来源:鸿祥娱乐 参与互动 

  【古人有瘾】杜牧:家里有矿,心头也慌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30日电(记者 上官云)杜牧大概也不会想到,自己去世后一千多年,突然成为关注焦点。

  起因是,有报道称,他的墓地在西安市某处,且已变成了菜地;但很快有说法称,此地是否为杜牧墓尚不确切,仅凭文献资料无法确认。

  他原本与李商隐并称“小李杜”,人生起点很高,26岁时便进士及第。但仕途并不顺利,未能实现济世报国的理想。短短的一生,倒是留下了诸多逸闻趣事。

  比起同时代的草根诗人,杜牧算是赢在了起跑线上。公元803年,他出生于名门望族之家,爷爷是宰相杜佑。自己又极有才华,23岁时便写出了著名的《阿房宫赋》。最牛的是,有一次献计平虏,被宰相李德裕采用,大获成功。

  少年得志,前途一片光明。但杜牧这人,在喜好“宴游”这件事上,有些“放飞自我”,很快玩得声名远播。

  有这样一个传说,崔郾侍郎奉命到东都洛阳主持进士科考试。名流吴武陵向他推荐了杜牧,还饱含激情地念了一遍《阿房宫赋》,说此人可为状元。虽然崔郾也觉着文章很赞,但还是表态,杜牧不能当状元。

  结果吴武陵穷追不舍,说那至少也应该是进士,“要不你就把这篇赋还给我,看看有没有比它写得更好的”。崔郾只得答应,送这位老人离开。

  等他回到酒席上,同僚们问吴老头来做什么,崔郾如实回答。旁边立刻有人搭话,说杜牧才气很大,但有些不拘小节,喜欢烟花风月,好出入娱乐场所。

  看看,杜牧好玩乐的名声,那时已经流传甚广了。

  不过他确实挺有本事,这次科举发榜,高中进士。三月又应制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,又以第四等及第,风光无限。

  “东都放榜未花开,三十三人走马回。秦地少年多酿酒,却将春色入关来。”按捺不住心情,杜牧赋诗一首留作纪念。唐代进士录取比例极低,每次就取30人左右,也难怪他激动成这个样子。

  按惯例,新科进士要到京城长安曲江游宴、雁塔题名。杜牧骑着高头大马,得意洋洋地在街上行进,去出席各种酒会宴席。这,大概是杜牧最开心的一段时光吧。

  考完进士,被分配官职时,杜家的世交沈传师是江西观察使,杜牧便跑到那边做了一名江西团练官。仗着两家关系好,他经常去沈传师家里蹭吃蹭喝,免费听歌观舞。

  

  也是在那儿,他碰见了歌女张好好,倾慕不已。在为其所作的《张好好诗》里,一点也不掩饰地描述了对她的好感。

  “君为豫章姝,十三才有余。翠茁凤生尾,丹脸莲含跗。”

  在杜牧眼里,这位年方“十三”有余的歌女,身着翠绿衣裙,身姿婀娜,就像飘曳着鲜亮尾羽的凤鸟;红润的面庞,如同一朵摇曳清波的红莲,含苞欲放。

  美女在侧,可惜沈传师的弟弟沈述师抢先一步将张好好纳为小妾,杜牧只好叹息一声,就此别过了。

  大和七年(公元833年)四月,他应淮南节度使牛僧孺邀请,在其幕中任推官,后又转为掌书记,负责节度使府的公文往来。

  比起江西,扬州交通方便,贸易发达,商贾云集,是个相当繁华的地方,茶楼酒肆,以及一些娱乐场所更是少不了。

  “落魄江湖载酒行,楚腰纤细掌中轻。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”

  在这里,杜牧爱玩的特性发挥地淋漓尽致:每天忙完公务,等到入夜,他就换上便装外出,各处秦楼楚馆,都留下了杜大人的身影,有时候甚至闹到宿醉不归。

  碍于情面,牛僧孺也不好意思直接阻拦他。只是派了街卒暗中保护。杜牧也以为自己保密工作做得不错。当他被派往长安任职时,牛僧孺设宴欢送,劝他不要因为“风情不节”影响身体。

  杜牧怎么也不肯承认。牛僧孺笑着命人取出一个匣子。里头记录了街卒的密报,如“某晚,杜大人在某家宴会,平安无事”“某晚,杜大人在某楼宴饮,几时归”……

  再也没法抵赖,杜牧觉得挺惭愧,向牛僧孺表示,以后要发奋努力,有一番作为。

  也许是有了牛僧孺的规劝,杜牧后来在洛阳的时候收敛了很多,只是游览古迹,闲来作诗。

  对于杜牧,有人颇有微词,认为他一身贵公子习气,放浪形骸。但杜牧也有忧国忧民的一面,亦多有豪迈之作。他的诗风独到,咏史诗写得相当出色。

  “胜败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耻是男儿。江东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来未可知。”

  在乌江亭畔,杜牧迎风感叹,胜败原本是兵家常事,如果当初项羽没有在乌江亭自刎,那么凭借江东那些青年才俊,也许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这首《题乌江亭》,写得颇具豪气。

  他的心中,并不全是玩乐宴饮。也有对时事民生的思考。

  只可惜,杜牧始终未得大展才华。晚年,他作有《自贻》一首,充分说明了彼时的落寞心境,“杜陵萧次君,迁少去官频。寂寞怜吾道,依稀似古人。饰心无彩缋,到骨是风尘。自嫌如匹素,刀尺不由身”。

  他倚窗感叹,自己和那些仕途不得志的古人一样,骨子里还是风尘仆仆,一生都是到处奔波。生命就好像一匹白布,却由不得自己裁剪。

  一辈子的辛酸,全在其中。

  晚年,杜牧虽官至中书舍人,身体一直多病,自知建功立业的抱负再难实现,除了少数亲友外,不再与旁人来往。

  健康状况越来越差,杜牧全然没有了当初玩乐的心境。消沉中,他给自己提前写好了墓志铭。他说自己“某平生好读书,为文亦不出人”。好像,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好学上进的年轻人。

  在生命余下的时光里,杜牧闭门不出,到处搜罗自己此前写成的文章诗词,大多放入火中焚毁。

  宣宗大中六年(公元852年)冬天,杜牧病重离世,时年50岁。有的史书记录了他的去世,但并未明确记载他葬于何处。

  “虚负凌云万丈才,一生襟抱未曾开。”这是崔珏《哭李商隐》中的名句,慨叹其虽有过人才华,却无处施展。想来,用在杜牧身上,也算合适吧。(制图:张舰元)(完)

【编辑:王硕】

>相关新闻:

  • ·
    ·
    ·
    ·

>文化新闻精选:
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  • ·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8 xuanmuc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